刚刚参加工作的王明(化名)曾一个月收到8份来自同事和同学的请帖,他去了5场宴会,“随份子”总共花了3000多元。“一个月的奖金都不够这些份子钱。”王明说,“当时最好的哥们儿结婚时,我和同学保持一致,给了1314元,是迄今为止金额最高的份子钱。之后,我节衣缩食了好长时间”。

除了主营业务的停滞,暴风集团的人事动荡也异常激烈。2018年,暴风集团副总经理吕宁、证券事务代表赵娜、首席财务官姜浩、监事会主席李永强等人相继离职。2019年1月18日,公司助理总裁李媛萍申请辞去公司助理总裁职务。